欢迎来到默认站点
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|加入收藏

在美国医院生孩子那段日子(亲历)

2015-07-28 18:01:10|来源:

摘要  当我把在美国生孩子的前前后后过程,及是否坐月子告诉给国内朋友们时,他们都很吃惊:竟然和中国相差那么远。  当时我肚子没有任何疼

  当我把在美国生孩子的前前后后过程,及是否坐月子告诉给国内朋友们时,他们都很吃惊:竟然和中国相差那么远。

  当时我肚子没有任何疼痛,但羊水已破,我先生驾车急忙送我去医院。路遇红灯时,他急得左顾右盼,并说:“如果再不变绿灯,我就要打开紧急灯了,那时我就可以幢红灯了。即使警察抓住我,他也会原谅我的,没准他还能给我们开道呢!”还好,绿灯准时放行了。

  进医院后经检查,让我立即住院。躺在我的房间后,大夫来向我说明我现在的身体状况,并问我是想采取自然分娩法,还是无痛分娩法。自然分娩法,就是不用任何药物,在疼痛中分娩;无痛分娩法,就是打麻药后,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分娩,(不是剖腹产)。区别只是打了一针麻药。打麻药只是腹部以下麻醉,头脑一直是清醒的。大夫又解释道:“任何打麻药都是有一定风险的。”我有权自行选择是否要无痛分娩。

  我选择了自然分娩法,不用麻药。倒不是因为害怕风险。大夫听了我的选择后,笑着说:

  “那样会很疼的,你为什么要选择不打麻药呢?”

  我笑着说:

  “我国内的那些朋友们都是这样分娩的。如果我还在国内,我也会这样分娩的。没有麻药不一样也得生孩子吗? 再说人生也许就这么一次生孩子的机会,不知生孩子的疼滋味,那女人当得也不完整,也就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来之不易的了。”

  大夫听完后笑着说:“可以。如果你改变主意想打麻药的话,可以随时告诉我,还能给你打。”

  我很感激他的“宽容”

  打了催产针后不久,我的肚子开始疼了起来。每次阵痛开始我就咬着牙,不出声。到后来五分钟一次时,我手抓住床栏杆,咬牙等它过去。我先生一直在我身旁观察着我。他说看见我抓栏杆的手在抖,并有铁架晃动的声音,就问我:“是不是非常疼?要不要打麻药?你是可以选择打麻药的,没必要当这个英雄。”

  我还是不打,要看看自己能不能挺过去。因为我的小姑子也坐在我床边在照顾我。他还没有孩子。而且她又因为怕疼正怀疑要不要孩子呢。所以我不能让她看出我很疼,更不想吓着她。我得要作个鼓励她的好榜样。所以我都一直默默地挺着。

  再到后来我疼得呼吸都颤抖了,又有恶心感。我就让我先生把小姑子请到外面去后告诉他,我挺不住了,快去叫医生来给我打麻药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