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区发布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吴昊领着几个保镖,原本得了慕浅的吩咐不远不近地站着,自从陆与川来了之后,所有人便高度集中地看着这边,一见到陆与川跟慕浅有身体接触,立刻快步上前。

“太太没事吧?”吴昊一面问慕浅,一面稍带防备地看向了陆与川。

虽然他已经得到消息,陆与川如今对慕浅而言算不上什么危险人物,但是终究还是要有所防备。

大概是为了不让慕浅太过反感,陆与川此行没有带人进入墓园,因此只是吩咐吴昊:“她脚扭了,去取一双软底拖鞋来。”

吴昊听了,立刻吩咐人去车内取拖鞋,随后对慕浅道:“太太扭伤,去医院检查一下吧?”

见慕浅没有回答,陆与川道:“我认识淮市一个老中医,治跌打损伤很在行,带去看看?”

“不用。”慕浅冷淡地拒绝了他,“我的保镖会带我去看医生。”

说完,慕浅便避开他虚虚的搀扶,搭着吴昊的手,一点一点,缓慢地往山下走去。

陆与川没有再跟上前去,只是静静站立在原地,一直看着慕浅的身影逐渐消失。

慕浅换了拖鞋,上了车,车子刚刚驶离陵园,她就接到了陆沅的电话。

“受伤了?”电话一接通,陆沅就问。

樱桃小嘴少女树林里清纯甜美写真

慕浅也不用想也猜到了她会知道,应了一声之后才道:“在哪儿?”

“在胡同里乱晃呢。”陆沅回答,“伤得重不重?”

“一个人?”慕浅问,“容恒呢?”

“他自然有他要忙的事情,我怎么好耽误他。”陆沅道,“过来接我,我陪去看医生。”

慕浅听了,也不再多说,只先吩咐司机去接陆沅。

待接到陆沅,上车之后,陆沅直接给了司机一个地址,“去这里。”

“什么地方?”慕浅懒洋洋地问了一句。

陆沅转头看了她一眼,道:“一家中医跌打馆。”

慕浅听了,顷刻之间心知肚明,不再多问什么,也没有拒绝。

待车子行驶到那家中医跌打馆门口时,陆沅一眼便看到了门口停着的一辆车,顿了顿之后才开口道:“爸爸也来了。”

慕浅隐隐勾了勾唇角,道:“猜到了。”

陆沅看了她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,牵了她的手下车。

进入跌打馆内,宽敞舒适的中式空间内弥漫着淡淡的药香,而这药箱中间,陆与川正跟一个鹤发童颜,精神矍铄的老人说话。

听见动静,两人同时抬眸看来,陆与川这才冲那个老人微微一笑,道:“莫医师,我女儿来了。”

莫医师立刻起身上前,一面伸出手来搀扶着慕浅,一面飞快地打量了慕浅和陆沅一圈,笑道:“这两个都是女儿?好福气啊!”

陆与川站在后方,仍旧只是淡笑着应了一声。

慕浅听到这句话,脸色却微微一变,随后转眸看向陆沅,“我都说了我不信中医,还是去医院看吧!”

莫医师听了,倒也不生气,仍然笑着道:“老头子我今天原本休息,爸爸打电话来一再请求,我才特意为打开了门。这会儿都进来了,却又说要走,也不太给我面子了吧?”

听到他这句话,慕浅抬眸看向了陆与川。

陆与川这才缓步走上前来,对慕浅道:“莫医师专治跌打损伤,让他给揉揉,会好得很快。”

“来都来了,要不要试试老头子的手艺?”莫医师这才又问慕浅。

陆沅在旁边,伸出手来轻轻捏了捏慕浅的手,劝慰一般。

慕浅也不看陆与川,只是对莫医师道:“那就姑且试试好了。”

莫医师让她坐下来,检查了一下慕浅的伤口后,便道:“没什么大碍,揉一揉,很快就好。”

说完他便转身去了一瓶药酒,正准备开揉,陆与川却忽然道:“她小腿上还有一处磕伤,一并给她揉揉。”

慕浅不由得一顿,再度抬眸看了陆与川一眼,又飞快地收回视线。

倒难为他还记着她小腿上的磕伤——

那是两天前在他的办公室里磕伤的,早已经不疼了,慕浅自己都快要不记得了。

虽然如此,她还是将裙摆往上撩了撩,露出一处乌紫。

“疼吗?”莫医师按了按伤处,问她。

慕浅摇了摇头,“不疼了。”

“那没什么大碍,女孩子嘛,皮肤薄,轻轻磕一下碰一下,就会留下损伤,过两天也就散了。”

陆与川听了,淡淡应了一声,道:“嗯,像她妈妈。姐妹俩都像。”

慕浅垂着眼一言不发,陆沅伸出手来,轻轻扶在了她肩上。

陆与川随后又道:“她肯定也不怎么吃

力,您下手的时候轻点。”

“知道心疼女儿。”莫医师说,“放心吧,不会把女儿揉哭的。”

话音落,他抹着药酒的手贴到了慕浅的扭伤处。

下一刻,慕浅惊天动地地喊了起来:“啊啊啊啊——疼疼疼疼疼!”

“疼也忍着!”莫医师冷酷无情地回了一句,下一刻,下手更重。

慕浅疼得眼泛泪花,不经意间瞥过陆与川,只觉得他看着她的脚,眉宇之中隐隐透出紧张与担忧。

等到慕浅咬牙忍到结束,活动活动了脚踝,竟果真松乏了许多。

“怎么样?老头子我的功力还行吧?”莫医师一边收拾,一边问慕浅。

慕浅向来有什么说什么,先前喊着不信,这会儿倒是坦坦然地开口:“不愧是老医师,谢谢您啦!”

“谢谢爸爸吧!”莫医师说,“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今天可没这份运气!”

慕浅听了,看了陆与川一眼,一时又垂下了眼整理自己的裙子。

“怎么了?”莫医师见状,看向陆与川,“这个女儿,是在跟闹别扭啊?”

陆与川只是低笑了一声,道:“小孩子嘛,总有耍小性子的时候。”

莫医师听了,哼了一声,道:“换了我女儿敢这样,我肯定拿棍子打她!”

听到这句话,慕浅忍不住抬眸瞪了莫医师一眼。

陆与川看着慕浅这一瞪眼,再度笑出声来,道:“这可是我的宝贝女儿,我哪里舍得。”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