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阅读网app

另一边,一直被元蒙大军追着跑的霍去病军,此时已经将大军的方向调转过来,而当看到远方元蒙大军的惨状后,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。

若是可以选择的话,他们宁愿战死,也绝对不选这种死法。

太惨了,真的是太惨了。

“霍冰将军,快看啊……”

罗成指着诸葛亮所再的方向,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第二批火牛阵也已经点火了。”

霍去病抬眼望去,不由露出笑容,说道:“在加上第三批第四批和第五批,十五万元蒙大军就算不伤亡过半,也绝对会损伤个五六万大军。

至于剩下的这些人,也已经被火牛阵吓破了胆,这一战咱们赢定了。”

此言一出,众将纷纷露出笑容,霍去病则又道:“传令军,随时做好准备,待五轮火牛阵之后,听候本将的命令,在发起总攻。”

“诺。”

战场上,听着不远处士兵们的惨叫声,呼厨泉只觉得一阵的心疼。

面对这非人力可阻挡的火牛阵,放弃前军保主力,是呼厨泉能想到的唯一办法。

“该死的诸葛亮,该死的霍冰,别让本王抓到,否则必定让你们生不如死。”呼厨泉一脸狰狞的咒骂道。

氧气美女亲近大自然外拍美图

“大,大王,又来了,汉军的火牛又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呼厨泉瞪大双眼,连忙扭头向南看去,却又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,又有一大群火牛从南方向着大军冲了过来,而且冲撞的方向竟是他们的后路。

“撤,快向西撤。”呼厨泉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。

元蒙大军不可能背对火牛群向北撤,因为双方之间的距离不到千米,向北撤的话,以元蒙这样混乱的阵型,骑兵的速度还未开,就会被火牛追上。

所以,对于目前的元蒙大军来说,唯一的活路就是向西,也就是继续后进行撤退,但是诸葛亮又岂会轻易让他们逃掉,后方还有三组火牛阵正在等着他们呢。

轰……轰……轰……轰……

在连续五论火牛阵的冲击之下,十五万元蒙铁骑的所在之地彻底化为一片火海,初步估算都有五万大军死亡在了火牛阵之下,剩下的大军也被火牛给彻底冲垮了阵型,聚在呼厨泉的身边的只剩下不足四万的后军。

“啊……”

呼厨泉仰天发出一声无比悲愤的咆哮,怒吼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另一边,诸葛亮放完五轮火牛阵后,就立即给霍去病发去幸好,五轮火牛阵还没彻底结束,两路汉军就同时向元蒙发起攻势。

存活下来的元蒙大军的数量还是不少的,但由于已经彻底被火牛吓破了胆,再加上阵型也彻底冲散,所以根本无法生成有效的抵抗。

霍去病领军三万五千从东向西追杀,诸葛亮领军两万从南向被杀。

两路大军沿途都遭遇到了不少的元蒙士兵,但由于太过零散,都几乎没废多大的力气,如同砍菜切瓜一般,就将所遇到的敌军斩杀殆尽。

仗打到这个份上,基本上已经是一边倒的屠杀了,甚至比汉军屠戮元蒙的部落都要轻松。

也有元蒙士兵主动投降,但这次汉军出塞不留活口,所以将投降的士兵也都给杀了。

渐渐的,逃亡中的元蒙士兵,意识到投降也是死,而逃又逃不掉,于是将心一横舍命一搏,而这虽也给汉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,但对于总体局势而言基本没有多少作用。

追杀元蒙半个时辰之后,两路汉军再次会师,诸葛亮领军却解决那些被打散元蒙部队,而霍去病则领主力却追击呼厨泉的大军。

霍去病本以为要追个二三十里,才能追上呼厨泉的残军,却没想到呼厨泉竟冉亲自留下断后,霍去病只追出了十里就遭遇了呼厨泉和断后五千元蒙铁骑。

“本以为元蒙已经被吓破胆了,不想这呼厨泉还有几分的胆略,竟敢亲自留下断后,为撤退的大军拖延时间。”

宇文成都眼中闪过一丝敬佩之色,而冉闵却一脸不屑的说道:“呼厨泉这次的战败,元蒙最少也要折损十万大军,就算他能在战场上保住性命,事后铁木真也不会放过他的,所以还不如战死沙场呢。”

“也有道理啊。”宇文成都轻叹道。

呼厨泉看着眼前的数万汉军骑兵,眼中满是仇恨和愤怒之色,高高举手中的大刀,歇斯底里的咆哮道:“大元的将士们,汉军就是一群无耻之徒,他们不敢和咱们正面交战,就用阴谋来暗算咱们。

现在,高举起你们的兵力,告诉这群汉人,什么是真正的勇士。

杀……”

五千断后的元蒙铁骑,都是元蒙的老兵了,而且还是后军,并未遭遇火牛阵的摧残,所以才有勇气主动向数万汉骑发起冲锋。

霍去病见此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高举起手中的兵器,大喊:“杀。”

三万汉骑也发起了进攻,与五千元蒙铁直接撞到了一起,而冉闵、宇文成都、罗成等将,则都直接向呼厨泉的方向杀了过去。

三将都骁勇异常,沿途无数骑兵前来阻止,但依然无法阻碍其分毫,分而被轻易挑杀落马。

渐渐的,罗成跟不上了,速度开始慢了下来,这次诛杀呼厨泉的行动,也变成冉闵和宇文成都两人之间的较量。

呼厨泉已经彻底豁出去了,可见汉将这么快就杀到了不远处,心中还是不由大骇,连忙后撤的同时招呼士兵前去阻止,但是士兵根本拦不住他们两人。

“呼厨泉,受死吧。”

宇文成都一记横扫千军,周身的十几名骑兵,都倒飞了出去,随即猛地一镗向呼厨泉砸去,可就在即将砸中之时,呼厨泉的头颅却与身体分离,正是冉闵出手砍下了他的头颅。

冉闵捡起呼厨泉的头颅,笑道:“承让了成都兄。”

宇文成都眼中闪过一丝狐疑,问道:“你突破了?”

“偶有感悟而已。”

半时辰后,霍去病军在付出了一千五的伤亡后,歼了这股断后的五千元蒙主力 ;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