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助睡眠

这种“间接施法”的战术,乔安不止一次在实战中使用过,效果是还不错,但是血蚊密探实在太过脆弱,很可能只有一次施法的机会,过后就会暴露行迹,招致反击。

乔安不难想象,敌军施法者遭受攻击过后,立刻就会产生警觉,运用“闪光尘”或者“识破隐形”之类的反隐法术发现血蚊,瞬间就能将这只小小的昆虫杀死。

乔安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他只有两根尾指,一天之内最多只能创造出两只血蚊密探,就算送去当炮灰,也只有两次施法机会,远不足以牵制阵型较为分散的近百名敌军施法者。

脆弱的血蚊,不适合执行这桩危险使命,那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呢?

乔安忽然灵机一动,想到一个更稳妥的办法。

收拢双翼,乔安迅速降落到战场附近一片灌木丛中,取出“便携式次元洞”,将魔导机兵“扎古”呼唤出来。

“扎古,你马上潜入地下,与地表保持五尺左右的深度,尽快移动到斐真施法者们聚集的地带!”

“遵命,我的主人!”

扎古毫不迟疑地执行乔安的命令,迅速潜入地下,花了不到两分钟,就悄无声息的抵达乔安指定地点——头顶五尺高处,正是斐真法师团所在的中央区域。

魔导机兵完美继承了土元素精魄的“地行”能力,在泥土中穿行,就像是鱼儿在深水中游泳,不会对行经之处的地质环境造成破坏,潜行深度保持五尺,也不会产生明显到足以引起地表生物警觉的震动。

魔导机兵头顶的地表,近百名奥术施法者都在专注施法战斗,四周都有己方士兵保护,他们不需要担心遭到袭击,做梦都没想到脚下正潜伏着一具危险的构装生物。

清纯美女的甜美风外景

乔安与魔导机兵建立起“神话链接”,随时可以感应到对方的位置,还可以与扎古进行远程心灵通信。

他先观察了一下斐真法师团的阵型分布,而后发出精神指令,让扎古向左移动十码,调整到一个更恰当的位置,随即命令扎古开启“奥法虹吸场”!

魔导机兵响应主人的命令,悄然开启“奥法虹吸场”,周身辐射出一圈覆盖周边60尺半径的神秘力场,并将辐射范围内的奥术施法者,都列为攻击目标!

无色无形的“奥法虹吸场”,透过大地向四面八方扩张,此刻正处于扎古头顶的斐真军施法者们,绝大多数也被囊括在“奥法虹吸场”的辐射范围之内,体内魔力不断流失,平均每隔六秒就会失去一个最高环法术位。

这些被“奥法虹吸场”抽取的法术位,都分解成原初魔力,汇入扎古体内。

斐真军的施法者们,很快就觉察到不对劲。

自己明明没有施法,体内的魔力却在迅速流失,照这个势头持续下去,最多再过两分钟,他们的魔力就会被统统抽干,连一个法术位都剩不下!

法术位对于施法者,重要性仅次于生命,耗尽法术位的施法者,在战场上的作用还不如一个普通列兵。

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,令斐真法师团陷入混乱。施法者们骇然四顾,试图找出魔力流失的根源,却没有任何线索可供追寻。

未知加深了人们的恐惧,学识渊博的法师也不例外,陷入惊慌失措,哪里还顾得上施法打击对面敌军。

……

斐真法师团出现的意外混乱,促使战局再次发生急剧转变。

原本受困于法术轰击的枯萎怪和兽人佣兵,终于迎来转机,趁着敌方法术攻击中断的空挡,迅速冲到斐真阵地跟前,与严阵以待的长枪兵展开混战。

“蛇手”沙曼同样搞不懂斐真军的法师团为何突然陷入混乱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趁乱浑水摸鱼,一面催促库尔金率领400名兽人佣兵向前挺进,同时打出一串施法手势,为“九首巨魔”斯卡拉加持一道“防火结界”。

“嘿!斯卡拉,听着,现在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!”

斯卡拉的九颗脑袋一起转过来,狐疑的盯着沙曼。

“你要干啥?”

“啥叫大显身手?”

“就让狡猾的沙曼去大显身手好了,斯卡拉只想吃肉!”

……

“蠢货!你给我好好听着!”沙曼不堪忍受斯卡拉九颗头颅同时发出的吵闹声,没好气地呵斥她“我们是佣兵,佣兵——你懂吗?佣兵只有在战场上大显身手,打了胜仗,才有肉吃,否则就只配吃土!”

“斯卡拉不要吃土!”

“呸呸呸!土不好吃,斯卡拉要吃肉!”

“斯卡拉要大显身手!”

……

九首巨魔摇晃脑袋,厉声咆哮。

“嘿嘿嘿……这就对了嘛!”沙曼呲牙奸笑,迅速从储物袋里抽出一支卷轴,开始施法。

这支卷轴上抄录的是优化版的“任意门”。

普通“任意门”除了能传送施法者,也能带着施法者身边的同伴一起传送,但是有个缺点,无法将施法者本人排除在外,只传送其他人。

沙曼手中这支改良版“任意门”卷轴,可以用来将施法者身边一个指定的人选,传送到指定的地点,而施法者自身则不需要参与传送。

他拿出这支卷轴,当然是想把斯卡拉直接丢到对面斐真人的阵地上,好让这头凶残的巨兽大开杀戒。

但是,沙曼可不想跟着斯卡拉一起去当“敢死队员”!

毕竟他可没有斯卡拉那种无论受到多重的伤害都能再生愈合、近乎不死之身的体魄,一头扎进敌人堆里,万一被乱刀分尸可就亏大了!

改良版的“任意门”,要把一个人传送出去,必须先征得对方的同意。

沙曼已经说服斯卡拉同意在战场上“大显身手”,那么照他想来,这头愚蠢的怪物就不会抗拒传送了。

然而就在法术刚刚完成的刹那,斯卡拉突然伸出大手,一把揪住沙曼的后衣领,将他提到半空。

“斯卡拉!你要干什么?快放开我!”

沙曼大惊失色,奋力挣扎。

斯卡拉紧抓住他不撒手,九双眼睛都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慧黠神色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