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实验研究所入口主打 未分类 荔枝app污下载视频在线观看

荔枝app污下载视频在线观看

() 清晨,远离学院的路上。一夜没睡,林居然还相当有精神。听着大清早的鸟鸣声,是个很难得的体验。因为以往的自己,在彻夜观星之后,现在正是补眠的时间。日出什么的,不曾看过。

也难为两个丫头,在这种不舒服的环境,断断续续睡了大半夜,所以林没打算吵醒她们。至于早餐,肚子也还不饿,毕竟不是自己习惯吃东西的时间。

说起来,从昨夜离开,自己的精神就好到不象话,十分亢奋。就好像小时候参加校外教学,这个精神劲可以一直延续到活动结束,回到家中,整个人才摊在床上。在那之前,自己可是能保持着精神奕奕的模样。

不过人能够这样撑着,拉车的那头骡子似乎没办法。这头可怜的小家伙,不仅拉了一车的东西,上头还坐了三个人,就这么拉了大半夜。

要是是地球的骡子,搞不好早就挂了。但迷地世界的动、植物,就是比地球的品种还要强壮一些。说到底,这个世界太过危险了。要是个体太弱,早就被淘汰了吧。

还来不及欣赏这清晨的风光,来不及感叹自己的遭遇,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,且数量不在少数。

这是追兵吗?

希望不是。

不过越是怕什么,就越会来什么。一群骑兵利落地将骡车包围起来,还绕着自己打转。

不知道他们是自己绕到头晕了,还是其他理由。一群人总算停了下来,和骡车上的男人大眼瞪小眼。

“崔普伍德阁下。”带头的那人打破沉默,开口问候道:“阁下不告而别,可真是叫我们为难呀。我家的主人才打算今天邀请您谈谈心,说一些关于魔法师协会的未来。是不是请阁下调转车头,随我们回去好嘛。”

“士兵,你这是在命令一个魔法师行事吗?”拿起手边的法杖,轻轻朝脚踏板处一杵,一波法力灵光荡漾开来,看起来威胁性十足。

杏脸桃腮小小牧羊女

看到目标如此动作,带头之人暗中懊恼不已。都忘了对上的是一个法爷,出来时冲冲忙忙的,不仅没有把对魔法师用的装备带齐,就连身边这群临时拉出来的人,在他眼中就是一群歪瓜劣枣,根本不堪大用。

真要说还能派上用场的,就是仗着人数让对方顾此失彼。以己方伤亡为代价,换来目标的损失。就是靠着这种投鼠忌器的态度,逼迫对方乖乖就范。

卧在后车斗的两个女孩起身了。她们虽然带着刚睡醒的茫然眼神,看着四周,但并没有惊慌失措地拿出武器。因为包围之人部平端着弩机,瞄向中间的骡车处。要是有太大的动作,恐怕会刺激对方开始攻击。在自己施展完防护魔法之前,恐怕身上就会插上几支弩矢了。

但师徒三人也不是待宰的羔羊,他们暗中施展魔法,套用在不起眼的角落。真要打起来,他们可没打算引颈就戮,少说也要抓几个陪葬的。林也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,将手偷偷的探入怀中,摸索着自己最后的手段。

只是还没抓踏实,林就松开了自己的手。因为再继续抵抗,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“啊,姊姊大人,总算到了。”

从小山丘后绕了出来,芬妮提卡尔一身强调上半身曲线的西服裤装,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凸显了出来。但更吸睛的,是腰后与双脚上的奇特物品。

别人不清楚,林怎么可能不清楚,制作那四把枪,自己可是也有份的呀。甚至连枪的名字,都是按照原版,铭刻于其上。parsley(香芹)、sage(鼠尾草)、rosery(迷迭香)和thy(百里香)。

而那群追击的战士,有人发笑,有人细思,但更多的是挥之不去的困惑。这一位原魔王大人来此的立场是什么?自己可没听说过,她和自家背后之人达成了什么协议。

而这名巫妖却没有受到万众瞩目待遇的自觉,她只是朝着骡车走近,闲话家常道:“没办法,晚上才接到通知,有东西落下了。所以我只能回去拿了。”

听着身后的女孩,与那一位的对话,林的心又沉到了谷底。自己是被出卖了吗?迷地对一个穿越众而言,还有没有半点信任?这本书要完结了?

倒是看着双方话家常的那群追兵,带头的人疑惑地插嘴问道:“提卡尔阁下……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芬从后腰抽出两把枪,左右开弓。没有和那位原版的一样,为了剧情与画面的张力,刻意表现出华丽的战斗风格。这个巫妖所崇尚的,就是那三个听的人会觉得耳朵长茧的字快、狠、准!

尤其手中的可不是一般的火药武器,而是魔法武器。她根本不理三点成一线的基本瞄准原理,只要枪口大概对准了,剩余的就靠精神力去修正。结果就是枪枪都中追兵的眉心,在他们反应过来,扣下手中十字弩的扳机前,数被屠戮一空。

而倒在地上的十多个人,只有额头上打进去的枪眼,流出淙淙鲜血,却没有后脑打出来的枪眼。这是芬所改造的魔法枪特点之一,没有贯穿性的伤害,只要进入人体,就会在内部产生魔法作用。

最常见的是炸开,除此之外还有冰冻、强酸等,魔法枪子弹的随机性,是至今仍无解的部分。最好的防御手段,就是不要中枪;就算中枪了,也最好皮肤的魔法抗性够强,不要让子弹进入人体内。因为只要子弹一进去,基本上是打到哪里,就废掉哪里。

如此凶残的武器,加上由芬来使用,就像是拥有无限弹药一样。这也是林一想到要跟这位为敌,就头大到想直接逃跑的理由。真心没办法打。

只是眼前这一幕……我活下来了?

某男还呆坐在驾车的位置上,芬却是利落地一甩枪,将手上的武器收回腰后的枪套中。这是她心情好的时候,唯一会玩的小把戏了。

“丫头,过来帮忙。”

听到姊姊大人的招呼,两个女孩乖巧地跳下车。卡雅按照芬的指示,去搬她带过来的东西。而哈露米则是打发去捕捉那几匹还没跑掉的马。可以拿来拉车,也可以在下一个城镇处卖掉,实在没必要浪费。

摸尸算得上是迷地世界的优良传统了。反正没有打算回来,且这群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,大伙儿可没有好心到还要埋葬他们的程度。尸体什么的,那些野兽会帮忙处理,这也算是一种回归大自然。

芬带来的东西是一口箱子,估计是放私人物品的,另外一个就是首棺了。在车上清出一小块地方放置,至于拉车的还是用那头骡子。

因为被哈露米拉回来的五匹马,明显都有些脱力的状况,估计是大半夜赶着过来,这几匹马也累坏了。要是还有余力,就会像的同伴一样,早在骑手倒下的时候,就溜了。

为了把马带走,两个学徒各自骑一匹,牵一匹。多出来的那一匹,则是将络头的缰绳系在其中一匹马后面。这样的做法,会有走不快的缺点,但要跟在一台车的后面,速度本来就不会快,也就没差了。

那一位前魔王大人,则是推了推坐在马车驾驶座上,至今还保持呆滞面孔的家伙,说:“让让,让一点位置出来。”

稍微挤开了某人,坐在驾车的位置上,芬喝斥了一声,拉车的骡子便动了起来。这又是拥有庞大权能的另外一项好处,号令世间万物绝对不是空话,而是实际做得到的事情。

之所以其他人做不到,是因为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,或是权能不足。但对这位巫妖而言,命令这些还不到魔兽位阶的动物,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。

但对于人,就是要靠对话与沟通,才能够知道彼此的心意与想法。芬看着坐在身边,一脸纠结的男人,玩味地笑道:“你有话想对我说?”

“嗯,我以为有其他想去的地方。”

“其他人的新鲜感一过,就只剩下无趣了,我怎么可能待得住。我这辈子看过的无聊之人,还不够多吗?多看他们一眼,我都觉得厌烦。反倒是你,怎么说走就走,一点都不带犹豫的。要不是那两个丫头通知,我恐怕得把整座城翻过来找人了。怎样?想报仇吗?我们现在就杀回去,我包准不会有人有反对意见的。”

‘丫头’,是林自地球带来的用法。除了他和芬之外,迷地没有人这么用。而对某女的问题,林随口答道:

“我不想为了这种事情杀人,我也没有把当成杀人工具的打算。再说我原本就有离开锡嘉区的想法。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新的世界,没有到处去看看,岂不是太可惜了。就算在地球那会儿,也是一样。只是有很多事情拖住自己,让自己跨不出那一步而已。说起来,他们帮我下定决心,我还要感谢他们才对呢。而且”

没有在身边,那就是一处伤心地,待着也没什么意思。不走,留下来自怨自艾吗?

见某人话没说完,便停了下来。芬很顺口地问道:“而且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就那样而已。”

很明显的推搪之词,芬扭头直盯着某人,说:“为什么我有种没把话听完,会后悔一辈子的感觉。说,而且什么?”

心虚的某人扭过脑袋,对于一个鲁了大半人生的肥宅来说,有些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。所以只能回避来自某女的视线,说:“没有什么,太敏感了。”

───

章节名‘非常女’是台语歌手黄妃的一首歌,写本章节的时候会不自觉想起这首歌曲。有兴趣的人可以去听听。

1